怀槐花

发布日期: 2019-09-15 14:41:13 浏览次数: 9 作者:

四月毕竟是一个有些残忍的季节,无数的落英。无数的残蕊,造就的一个凄惨而唯美的四月;然在百花盛放的尽头;槐花却开的!

四月是在古时便被称为槐序的季节,

便成了一朵小巧的花;

是从哪发出的呢?

槐花长得巧。单构造来论,倒真是显得造物主的一精一妙了,花一蕊藏在花一瓣中,洁白的花一瓣只三瓣随手一插。风雨便不能淋到了,一朵朵列成一串串。最妙的还是那花中的香味?一串串列便成了一树一。

不知不觉间香味萦绕上你的鼻子;

那赞槐的语言大有如赞珍宝之势。

到叫我疑惑了,这一精一妙的花配上柔软的香味。是一首歌,清甜的谱子配上小巧的音符。便可以唱出来了。真是一种讨巧的花呢?槐花是于不知不觉间开放的,不知不觉间抬头一望。那花开的安静,原来是槐花开了呀!曾看过一篇槐花赋。仿若红楼梦里宝玉悼念晴雯那一节。真可谓冰雪不足以喻其洁了。然我以为这槐花断然自是担不起这美名的,她只是安安静静地长在乡。

而惋惜不已!

不吵不闹。到了时节便开,过了时节便落。而在那喧闹的城市里鲜少有身影的,稀稀落落的。她毕竟是偏向山野之人的,那花开的朴实。槐花总归是善解人意的,我于去年上了高中后,便只能隔段时间在回家,本以为今年是再吃不着槐花做得美味,细细。

然她是善解人意的,五一长假回家时竟过也尝过一回,槐花应该能从月初开到月末。是一奶一一奶一特地让弟弟妹妹从槐树上钩来的花,然后亲手做的我最一爱一的槐花麦饭,那一口槐花香;至今还唇齿留香呢?那些不肯随大流而悄悄晚些开放的花。倒也便宜了我们这些迟归的人了。只单单是白。

注定适合长在花园里供人观赏。

我想我所怀的槐。那红槐太过娇一艳,那土槐太过严肃,也只是适合在药匣子里贴上凉血泄火的药理标注,只单这白槐是最为大众。也是为我所最为熟悉。

相关热词:

相关内容
推荐链接